居然之家(000785.CN)

深陷骗款危机,疫情下居然之家的扩张之痛

时间:20-05-07 12:04    来源:中国经济网

居然之家(000785)连续骗了我两次,现在我要他们按协议赔偿,然后对他们的暴力行为道歉。”刘女士对易简财经表示,居然之家对其使用暴力之后,每天都只能睡3到5个小时。

骗客户两次还不认赔偿?

5月6日,距离凤凰网财经曝光居然之家骗货款事件,已过去了快1个月。当事人刘女士对易简财经表示,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居然之家依然不愿意解决。

事情还得从去年初说起。

2019年3月,北京的刘女士在居然之家旗下的蓝色早晨,下了一张37件家具的订单,金额合计127万,她预付了77.4万,合同约定11月前所有家具全部到货。

2019年9月,按照进口家具正常到货周期6个月,大部分家具应该已经送到刘女士家里,但刘女士表示一件都没收到。她投诉至居然之家总部,总裁王宁很痛快地安排人与刘女士签了协议,重新给出了一个送货日期和违约责任。

居然之家向刘女士保证,到货时间从2019年11月延期至2020月2月底,因为延期4个月,所以为其免除尾款49.6万(正好抵扣延期违约金),若2020年4月30日前不能送达95%的家具,将退还预付款,并赔付顾客154.8万。

到了今年2月,这批家具还是没有到货,在她一再追问下,蓝色早晨才称家具四月底可能生产完,六月底之前能收到货。然而,到了3月,意大利疫情爆发,家具工厂停工了,居然之家表示,6月也到不了货。

居然之家提出,一是以疫情为不可抗力为由,把送货时间再度延后到疫情结束后;二是解除合同,由蓝早退还货款并承担30%违约金;三若均不同意,可走司法途径。

刘女士显得非常愤怒,她对易简财经表示,“6个月的到货周期,如果在我19年3月签合同预付款时,蓝早已经下单,那家具早到了;即使交货时间已宽限到2020年2月底,到现在已经一年零两个月了,还是一件家具没到,他们随便给了我一份处理意见,绝口不提总裁王宁安排签署的协议,这种违约行为让我实在不敢相信是一个上市公司能做出来的。”

4月13日,刘女士再次单独来到居然大厦寻求说法。她对易简财经表示,“一进大厦,保安好像对这种纠纷很熟悉,争执之后,保安经理瞧准监控盲区,一手抓住我衣服,掐住我胳膊,和别人一起拖拽我进了会议室,之后大喝一声开始录像,叫来警察……”

事后,刘女士对易简财经表示,这是平生未遇的侮辱,每当她想到这件事,每天都只能睡3到5个小时。

有居然之家内部人士指,自2019年上半年,蓝色早晨就陆续爆出类似刘女士的客诉问题。2019年,正值居然之家艰难借壳上市的关键期。刘女士甚至怀疑,去年王宁安排的协议签得这么痛快,是怕此事曝光会影响居然之家的上市。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白伟律师指出,以刘女士10月份的《投诉调解协议书》为例,该份合同约定所有家具保证在2020年2月29日前送达,但意大利疫情是在3月份才开始大规模爆发;“而且爆发初期欧洲国家也没有进行封城等限制措施,所以有理由认为从去年10月份到今年2月份,居然之家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货物的准备和运输,疫情可能会对此造成一定影响,但绝对不是延期交货的理由。”

疯狂扩张的居然之家

易简财经发现,涉事方的蓝色早晨、居然之家,这几年都是问题不断。

北京居然之家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以家居为主业的连锁公司。目前在全国30个省都有分店,数量超过300家。

天眼查显示,蓝色早晨40%的股份由居然之家持有,40%由自然人马艳持有,还有20%由现任蓝色早晨CEO刘万友自然人持有。

来源:天眼查

有蓝色早晨员工指,早在2018年公司就已发不出工资,而现在其在北京以外其他地区的门店都快撤完了,北京的店也撤了至少一半,大部分员工已经离职。易简财经发现,蓝色早晨官网也几乎空了,点进任何品牌介绍、产品介绍均没有内容。

来源:蓝色早晨官网

居然之家北四环店一商户告诉易简财经,居然之家平日负责商场的店面摆放等整体管理,负责处理旗下商户的纠纷和售后服务。消费者在商户买家具后,打款也会先打到居然的账户上,结算时才会从居然账户转到商户手上。

刘女士也证实,她当时是跟居然之家签合同的,买家具的预付款是直接打给居然之家的。上述商户表示,刘女士这事在行业反响非常大,商户有问题,居然之家是有义务提前协调提醒的。

公开信息显示,居然之家这几年一直在高速扩张,其旗下商户也一直颇有怨言。

2006~2008年居然之家每年新增开店还仅3家,2010年12家,2013年17家,2014年达到了25家。2018年,居然之家更是创纪录式地,两天开出13家,半月开出22家。到了2019-2022年,它更是宣称拟每年新开实体店 80-100 家,到 2022 年底实体店数量超过 600 家。

有商户反映,随着新店越开越多,根本来不及培育市场,也等不到盈利,厂家就被迫跟着商家南征北战,“新店越开越多,但是各地的消费能力有差异,生意越来越冷清,亏损的厂家也越来越多”。2014年,当时多喜爱、我爱我家、优美家三大知名品牌的代理商表示,在利益受到较大伤害的情况下,将自己开店,放弃与居然之家所有形式的合作。

来到2020年,居然之家和它的商户们又面临更大考验。华创证券研报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的冲击,家居行业面临着需求冲击和地产下行的双重压力,一季度收入和利润增速同比下降,预计将迎来全年业绩低点。

“随着国内疫情爆发,2月份的家居市场基本处于‘冻结’状态。”一位家具经销商曾对凤凰网财经表示,“疫情开始的前两个月基本就是硬撑,卖场只开门,几乎没有生意。”

年景尚可的时候,居然之家的经营在高速扩张之下已埋下各种问题,现在在疫情之下,商家难开门,开门难盈利,居然之家的未来面临着非常大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