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居然之家“欺诈货款”疑云:127万元家具一年未到货 有商户称数据造假

发布时间:2020-04-17 21:27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 文|江知树

“我被带到派出所了,完全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4月13日,凤凰网财经联系上刘姿的时候,她刚刚录完口供回来;电话里刘姿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焦灼与害怕,她显然还没有从风波中回过神来,她告诉记者,这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因为无端的肢体冲突进派出所。

在刘姿原定的计划里,自己在居然之家(000785)定的全屋家具一旦到了货,她的新生活就能有条不紊地展开。“我原来住的房子只有几十平米,生完孩子之后就想改善一下,于是攒钱贷款买了现在的房子。”据刘姿回忆,当初采买家具时,她一心认为贵的家具甲醛低质量好,于是不顾家人反对到居然之家购买进口家具,也从而引发了后面的一连串风波。

如果没有这场僵持一年的变故,此时的她已经如愿住进新家了。

01 “凭空消失”的37件家具

去年3月9日,刘姿在居然之家北四环店的“蓝色早晨国际家居”(以下简称“蓝早”或“蓝色早晨”)购买了价值约127万元的进口家具37件;据刘姿介绍,进口家具一般没有现货,都是在电脑或图册上用好几家色板挨个挑选,确认后由经销商直接向生产地下单,流程看似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也消耗了刘姿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

127万对一名普通上班族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刘姿告诉记者,当时挑选家具的时候该门店店长向她保证说“质量绝对有保障”,“她(蓝色早晨店长)说蓝色早晨既是这些品牌的一级代理商,背后还有居然之家这个大股东。”刘姿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咬咬牙向对方下了订单。

“当时支付了77.4万货款,因为进口家具正常到货周期是6个月,所以合同约定剩余尾款等全部家具收货后再支付。”根据刘姿提供的与居然之家签订的商品销售合同显示,乙方“蓝色早晨国际家居”将于2019年11月18日之前将前述37件家具全部送达;刘姿在当日签订合同时一次性付了51.6万元货款,同时对方告诉她已经向意大利供货商下单;4月14日,刘姿按合同约定支付了第二笔货款25.8万元。

图注:刘姿出示的与居然之家签订的商品销售合同和两次交款凭证(受访者供图)

支付完总计77.4万元的货款后,满心欢喜的刘姿开始等待这批全屋家具的到来;然而随着时间进入到9月,变数接踵而至。其时距离合同约定的送货日期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但刘姿购买的37件家具仍然没有半点发货的迹象,“经其他家具品牌代理商提醒,我去追问了当时与我签单的蓝早店长,为什么半年前购买的家具一件都没到货,对方后来约我去找他们公司领导,我就发现问题严重了。”刘姿说道。

随后,刘姿前往居然之家北四环店的客诉部门,对方客服向她提议按已支付货款20%的比例进行赔偿并解除合同,“他们(居然之家)告诉我最近一直在受理关于蓝早的类似投诉,只不过我这一单的金额最大且家具数量最多。”这一消息对刘姿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自从我购买完这套家具之后,其中几个品牌家具的价格已经全部上涨,赔偿完全不能覆盖损失。”即使最后解除合同,后续她还要再去跟别的代理商签约并重新订购家具,时间和资金成本都太高。

10月15日,刘姿到位于东直门的居然大厦寻求解决方案;其时居然之家方面给出的办法是重新签订销售合同并协商新的送货日期。根据刘姿出示的投诉调解协议书,居然之家向其保证在2020年2月29日之前进行送货,并为其免除尾款49.6万的义务,以作为蓝色早晨此前交付延迟的一次性延期赔偿;另外新签订的协议书还指出,如2020年2月29日前未送到产品,每延期一天按照未交付商品已付货款的千分之十二支付违约金;如果在2020年4月30日前不能将全部家具的95%送达,居然之家退还顾客已付货款77.4万元,并赔付顾客154.8万,共计232.2万元。

图注:刘姿与居然之家签订的投诉调解协议书(受访者供图)

刘姿向凤凰网财经透露,在这之后她几次提议让居然之家找别的合作商户下单,但均遭到对方拒绝。“我后面一直追问家具生产进程和下单信息,对方都没有答复,直到今年2月底临近送货日期时,他们才告诉我有几件家具可能会在2月底生产完,但是占全部家具80%的某品牌家具一直没给我任何消息。”刘姿在电话中说道。据刘姿回忆,到了二月下旬的时候,她通过居然之家北四环店店长辗转联系到了蓝色早晨家居CEO刘万友,对方告诉她上述品牌家具在四月底才有可能生产完,要到六月底才能收到货。

今年三月份,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意大利加速蔓延,刘姿最担心的事情也发生了。刘姿告诉记者,在意大利疫情全面爆发后,居然之家和蓝色早晨不再被动回复她的一切问题;在今年3·15之后没几天,刘姿收到了蓝早方面发布的一封因疫情导致无法按时发货的致歉函;大约过了一个月,居然之家也给了刘姿明确的答复—受意大利大规模爆发疫情的影响,此前刘姿和居然之家签署的合同已无法按约定时间交货。在刘姿提供的处理意见书中,凤凰网财经注意到居然之家提出了三种解决方案:一、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如果选择继续与蓝色早晨履行合同,则最终供货时间必须延长至疫情结束以后;二、与蓝色早晨解除合同,由蓝色早晨按合同约定退还货款并承担30%的违约金;三、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图注:刘姿出示的蓝色早晨家居致歉函(受访者供图)

图注:刘姿出示的关于投诉蓝色早晨家居送货问题的处理意见(受访者供图)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是刘姿万万没有想到的,她向记者坦言,如今所有关于未来新家的幻想已经悉数化为泡影,和上述两家公司长久以来的僵持也令她心力交瘁。“如果说2月29日无法到货是因为疫情带来的‘不可抗力’,那在疫情爆发前无法到货又要如何解释?”4月8日,刘姿按之前的约定到居然大厦协商解决方案;据她回忆,当时居然之家的客服总监向她坦言全部过错在公司方,但因为疫情的关系无法按去年10月签订的协议履行。“他的意思是如果想履行协议的话就没法谈了,不赔那么多钱的话就还有商量的余地。”刘姿说道。

对方冷漠的态度令这场谈判几度陷入胶着,刘姿一气之下径直跑进居然之家总裁王宁的办公室,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对方并不否认蓝色早晨存在欺诈货款的情况并直言“因为蓝早的关系居然损失巨大”;但即便如此,居然之家仍然以疫情不可抗力为由拒绝履行去年10月签订的新合同。

4月13日,心灰意冷的刘姿再次前往居然大厦寻求说法,于是就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根据刘姿对记者的讲述,当时她一进大厦,内部保安似乎对处理这种纠纷早已驾轻就熟,强行将她拖拽出去,期间刘姿被对方多次推搡,“当时我在气头上,但看见他们拿着手机录像,我就忍了下来。”刘姿最后在派出所待了六个小时,事情依然全无进展。

凤凰网财经针对这一投诉事件向居然之家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公司仍未正面回应。

记者随后咨询了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白伟律师,白伟向记者表示,这是一起普通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居然之家的行为也构成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同时也规定了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

白伟指出,以当事人刘姿第二次签订的《投诉调解协议书》为例,该份合同约定所有家具保证在2020年2月29日前送达,但意大利疫情是在3月份才开始大规模爆发;“而且爆发初期欧洲国家也没有进行封城等限制措施,所以有理由认为从去年10月份到今年2月份,居然之家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货物的准备和运输,疫情可能会对此造成一定影响,但绝对不是延期交货的理由。”

关于进口家具准确的到货周期,多位进口家具代理商向凤凰网财经表示,进口家具一般下单后会在6.5个月后到货;也就是说,刘姿最开始于去年3月初下单的进口家具,按照正常流程都会在去年9月份左右悉数到货。

02 谁是蓝色早晨?居然之家持有40%股份 员工透露已发不出工资

那么,刘姿所说的“蓝色早晨”又是谁?

天眼查数据显示,蓝色早晨家居是一家高端进口家居品牌代理商,主要为用户提供多个家居品牌代理服务和整体家居设计、定制方案;公司CEO刘万友担任了11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分别持有了北京出云锦纺织制品有限公司和北京蓝色早晨国际家居有限公司80%和20%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前者公司的经营状态已经显示为“注销”。

此外,北京居然之家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蓝色早晨40%的股份,最终受益人之一为持股37.5%的居然之家集团董事长汪林朋;而另一位最终受益人马艳同样持有蓝色早晨40%的股份,公开资料显示,她是该公司的创始人。另据天眼查数据,除了蓝色早晨之外,马艳还分别持有北京依娜纺织品制造有限公司、宁夏西港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出云纺织制品有限公司90%、66.67%和90%的股份,而这三家公司目前的经营状态均为“注销”或“吊销,未注销”。

图注:蓝色早晨国际家居CEO刘万友持股情况(来源:天眼查)

图注:北京蓝色早晨国际家居股权穿透图(来源:天眼查)

图注:蓝色早晨家居创始人马艳持股情况(来源:天眼查)

网上关于蓝色早晨现任CEO刘万友的公开资料不多,早年间业界称他为“顶级进口家具的超级买手”,“一款皮革沙发,只需要摸一摸,闻一闻它的气味,他(刘万友)就能知道此款沙发材料的优劣和品牌真假”;记者查阅过往媒体报道发现,刘万友18年在出席公开活动时曾表示,蓝色早晨一直与居然之家建立着友好合作关系,同时也见证了蓝色早晨的成长,“没有居然之家就没有现在的蓝色早晨”。

由于公司并未披露相关财务数据,蓝色早晨近年来的具体经营状况无从考究。但一位不愿具名的蓝色早晨前员工告诉记者,从前年开始蓝色早晨就已经发不出工资了,“客户付了货款之后都是不给下单。”该名员工还透露,蓝色早晨在北京以外其他地区的门店都快撤完了,北京的店也撤了至少一半,大部分员工已经离职。而另一位在职的蓝色早晨销售人员则表示,今年开始她就没有收到公司发的薪水,“去年也还欠着好几个月的,真的是特别困难。”该名员工坦言。

凤凰网财经打开蓝色早晨国际家居的官网发现,除了“招聘”一栏还能显示相关信息之外,该网页的其余子栏目点开均是一片空白;记者尝试拨打官网提供的联系方式,但对方已提示关机。

图注:蓝色早晨官网已无法显示公司简介等相关信息(来源:蓝色早晨家居官网)

03 风波中的居然之家:扩张“下了血本” 有商户称公司销售数据造假

前述刘姿提到的居然之家总裁王宁在1999年公司成立之初,就已经和当时的董事长汪林朋一起打江山了。

公开资料显示,早年王宁曾供职于国内贸易部政策法规司,加入居然之家后给汪林朋当过秘书,当过北四环店建材副经理,也曾参与筹备了北京十里河店、玉泉营店、金源店等重要门店的开张。2005年初,王宁被派往山西太原开办居然之家第一家外埠店,并在十来年间将山西市场做成了10城15店、年营业额逾50亿元的规模,“山西王”的称号由此而来。

2018年2月,阿里巴巴及关联投资方以54.53亿元拿下居然之家15%股份;此轮投资后,阿里系成居然之家第二大股东。同年3月,王宁从山西被汪林朋召回北京,成为居然之家集团业务分拆之后最重要的家居板块负责人,居然之家新零售集团总裁。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王宁名下共有包括北京居然之家购物中心有限公司和北京居然无忧科技有限公司等在内的41家公司,担任了31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36家公司的高管职位,同时还持有天津恒业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重庆世纪风行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分别31.35%和80%的股份。

图注:居然之家总裁王宁持股情况(来源:天眼查)

在媒体的诸多报道中,关于王宁的描述几乎都围绕“山西王”和“开启居然之家连锁第一人”等字眼展开,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当年牵手阿里巴巴后,居然之家继续在家居卖场疯狂跑马圈地—2019年居然之家全年新开业门店77家,累计开店数量达到380家,新签约门店128家,累计签约门店数量达到659家,市场销售额突破850亿元,同比增长20%。

有业内人士透露,居然之家在扩张上“是下了血本的”;确实,一年新增近80家门店的扩张速度对于一个占地面积大、入驻品牌多的重资产业态来说称得上十分惊人。值得注意的是,凭借着阿里巴巴等实力雄厚的股东强背书,居然之家自去年年初开始就一直在寻求借壳登陆A股上市,武汉中商也随着这次计划浮出水面。

2019年1月23日,武汉中商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以6.18元/股的价格发行股份收购居然新零售100%股权;2月15日,武汉中商召开重大资产重组媒体说明会,宣布收购居然新零售,彼时武汉中商的市值约为27亿元,而居然新零售2018年估值就已超过300亿元;6月18日,武汉中商在股东大会上通过收购议案,拟通过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居然之家等23名交易对方持有的居然新零售100%股权,超过了当时武汉中商估值的14倍。

2019年10月17日,武汉中商发布公告称,与居然之家的重组方案获证监会审核通过。这也意味着,在经历了并购、重组、股权冻结、申请中止、申请恢复等一番波折后,居然之家旗下新零售连锁公司成功借壳武汉中商,成为A股市场上继红星美凯龙之后的又一个家居龙头企业。

这是一场典型的“蛇吞象”式并购,但轰轰烈烈的资本腾挪并未打消外界对居然之家财务数据的质疑。一位不愿具名的居然之家商户向凤凰网财经透露,公司每月都会让商户“交假单”,“没有完成当月销售任务就扣保证金,完成任务了又按业绩收取市场保证金。”该商户说道,“2019年建材生意不好做大家心里都清楚,一些业务经理会指使员工开假单、上报假的销售数据,好给自己冲业绩拿提成。”

凤凰网财经查阅历年财报发现, 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居然新零售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4.04亿元、84.17亿元和64.1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23亿元、19.52亿元和22.53亿元。公开资料显示,居然之家2017年销售额为608亿元,同比增长30.4%;2018年销售额突破750亿元,同比增长23%;截至2019年底,居然之家累计开店数量达到380家,年销售总额超过了85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中国家具协会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12月,全国家具制造业共有规模以上企业6410家,其中902家处于亏损经营状态,亏损面为14.07%;相比2018年,亏损企业增加了114家,亏损面扩大了1.56个百分点;在这样的市场形势下,居然之家的销售额依然一路高歌猛进,也令外界质疑其数据“含金量”的声音此起彼伏。

去年2月份,有媒体实地探访了居然之家北京十里河店后发现,在探店的两个小时里,这家营业面积达51000平方米的商场仅有三三两两的顾客进出,他们中多数人也只是看看款式,并无明确的购买意向。据该卖场某时尚家具品牌门店员工介绍,“家居卖场的客流量本来就不多,除非偶尔有顾客直接看中了一整套家具,否则一天都卖不出去一个沙发,一个月能卖出十单就已经很不错了。”

凤凰网财经针对上述问题几次致电居然之家,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具体回应。

04 疫情之下家居生意难做:居然之家关闭长沙第一家分店 有商场进店量不到100人

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2019年发布的《全国BHEI(中国城镇建材家居市场饱和度预警指数)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BHEI值达到178.06,位于红灯区(BHEI≥150),这也意味着建材家具市场已处于过度饱和状态;该报告还指出,全国建材家具市场面积在过去一年内仍维持较高增长率,全国建材家居卖场体量仍保持逐年增长。

图注:全国建材家居市场面积增长情况(来源: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

而事实也证明,过度饱和的家居建材市场在疫情“黑天鹅”面前也变得不堪一击。多位家居行业资深从业人士向记者坦言,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和蔓延令本就不好做的家居建材和家装市场更加举步维艰,“随着国内疫情爆发,2月份的家居市场基本处于‘冻结’状态。”一位家具经销商告诉凤凰网财经,“疫情开始的前两个月基本就是硬撑,卖场只开门,几乎没有生意。”

疫情之下全国多数家居卖场、展会、自营门店,甚至家具制造业纷纷陷入困境成为了不争的事实;近日华创证券研报就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的冲击,家居行业面临着需求冲击和地产下行的双重压力,一季度收入和利润增速同比下降,预计将迎来全年业绩低点。疫情带来的冲击有目共睹,居然之家也概莫能外。

2月25日,居然之家发布公告称,拟对公司家居卖场商户减免1个月的租金及物业管理费等费用;而在这之前,居然之家已经连续两次推迟恢复营业。3月25日,长沙居然之家家居建材营销公司发布闭店公告称,因受市场经济环境变化影响,加之经营亏损严重,决定终止居然之家长沙金源店的经营;公开资料显示,居然之家金源店是居然之家在长沙的第一家分店。值得注意的是,在更早之前的3月15日,居然之家合肥北城店的商户就向媒体透露,整个商场在3月15日当天的进店量连100都不到。

线下市场遭受重创、经销商加速撤场…居然之家面临的困境不过是疫情之下家居卖场的一缕缩影。令刘姿感到困惑的是,这场始于去年的投诉风波竟然会凭借“疫情不可抗力”的理由偃旗息鼓,“从发生投诉事件以来,居然之家没有对任何客户做出提醒,及时止损,不少客户都是临近收货日期了才知道没有下单。”电话那头的刘姿声音逐渐恢复平静。

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她自己也不知道。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刘姿等均为化名)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